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财经

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放弃了这次北京积分落户申报

时间:2021-05-19 02:26:46 来源:otovc.com
据【vc头条】获悉:

13 万人——今年北京市积分落户报名人数,再创新高。

" 北漂 " 了八年的霞子,在报名截止的最后时刻,毫不留恋地放弃了这次报名。

" 根本没戏。" 这是霞子给出的 " 弃报 " 原因。

按每年落户线增长不超 4 分来算,今年分数线在去年 97.13 分落户线的基础上再加 4 分,今年分数线预测 100 分以上。从北京实施积分落户四年以来,每年落户规模人数仅 6000 人。

而霞子自算的分数:仅有 72 分。

01

对于一般大众,要想在北京市积分落户成功:缴纳社保年限,自有住房年限和职住年限,学历背景,这几项都要强,才有机会。

霞子只有研究生学历这一项加分最多— 26 分,去年在四环内买的房子仅贡献了 1 分。

" 再等个 10 年,如果还轮不到我,这条路彻底就没希望了。" 按照北京积分落户新规,年龄在 45 周岁以上的,每增加一岁就少加 4 分,竞争力就要开始走下坡路了。

北京积分落户的难度远超全国其他各大城市,包括同为一线的上海。一位微博网友还拿同等条件下的积分落户对比了下:

2020 年上海居转户 18418 组

2020 年北京积分落户 6032 组

最终结论是:上海居转户名额是北京积分落户名额的 3 倍以上,北京积分落户的难度是上海居转户落户难度的两倍以上。

这几年的数据,充分体现了北京积分落户难度:

2018 年,12 万人报名,6019 人入围,落户比例 4.8%

2019 年,10.6 万,6007 人,5.6%

2020 年,12 万、6032 人、4.9%

2021 年,报名人数高达 13 万人,落户名额 6000 人

北京积分落户最低入围分数是:

2018 年 90.5 分

2019 年 93.58 分

2020 年 97.13 分

2021 年预测 100 分以上

目前北京常住外来人口 700 多万人。每年只有 6000 人落户成功,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不过,基于对户口的强烈需求,为尽快落户,不少人想破了脑袋。尤其距离分数线还差临门一脚的。他们九成以上迫切想落户的,都是因为想解决孩子上学问题。" 除了落户很难解决小孩的上学问题。"

" 离分数线很近了,孩子明年马上就要上初一了,我要给孩子争取到留在北京接受教育并在北京参加高考的机会。" 一位在京工作了快 20 年的妈妈脸上写满焦灼。

为此,她想了两条路:一是再考个学历,通过教育背景加分;另一条是找一家公司挂靠纳税 10 万元,可以加 2 分,最高可连续纳税 3 年得 6 分。

但考个学历至少两三年以上,而落户分数线逐年上涨,拿到学历后又会是什么新景象呢?而纳税资金来源也会有严格监管,谈何容易!

落户北京并非只有积分一种形式。某北京市属国企长期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负责人表示,像他们这种国企解决落户有四种形式:

1 以大学应届毕业生身份落户;

2 调干,主要针对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才;

3 以留学生身份落户;

4 解决夫妻分居落户。

目前最容易的方式是以应届大学毕业生身份落户,只要找到接收单位,签订协议后就可以落了。

不过,这种被称为最容易落户的方式这几年也没那么容易了。" 这类指标越来越少,2012 年以前每年应届生落户指标有 7、8 个,甚至 10 个,现在每年也就 1 个名额,甚至没有。"上述国企负责人说。

不只是国企,北京市各领域的民企落户指标也在减少。一家成立有 20 年的上市民企表示,这两年单位基本没什么应届生落户指标了。另两家排名在地产行业前十的企业也透露,前几年单位还有一两个落户指标,这两年都没了。

上述国企负责人接着说,应届生落户指标的减少,与北京城市进展规划需求的人才匹配程度相关,比如按照十四五规划,北京市需要大量高科技类人才,这类行业的落户指标就多,相关专业的学生也好落户。

" 零几年那会,会计类、行政治理类的本科生就很容易落户,2015 年以后,这类专业的本科生落户指标就很少或者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环境保护、城市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工程,科技类、电子类、人工智能类这些专业的好落户一些。" 落户学历要求也上升至研究生,本科生除非是所学专业生源少而又是北京市需要的人才,才会给指标。

但也别以为只要再考个研究生学历就能增加落户机会。

自 2013 年起,北京对应届本科生和研究生落户设置了 " 年龄线 ":本科生毕业当年不超 24 岁,硕士生不超 27 岁,博士生不超 35 岁。

有些北京企业业务部门最近几年也开始主动减少上报 " 应届生落户指标 " 数量,或基本不上报了。

" 应届生太不稳定,流动性太大,我们本身就是贸易销售岗,固定工资不会开太高,主要还是靠业绩提成。但贸易又受到大环境影响,肯定工资也会受到影响。"

某国企人力总说,之前发生过好多次,刚招收进来的应届生落完户,过个一两年参加了场同学聚会,对比了同学工资后,心理开始不平衡,回来就提出离职了。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北京的生活压力这么大。

但这样一来,在这里兢兢业业干了好多年还未户口的老员工心理上就会不平衡,从而影响到老员工的工作状态。" 所以这几年我们业务岗尽可能还是招有两三年工作经验的人,这些人能够踏实在这干,他们也不要求户口。"

为防止落完户就走人的情况发生,企业也有应对之策。2019 年土木工程专业毕业、成功落户北京的小林,当年落户条件之一是必须接受外派,到阿尔及利亚工作 5 年,中间离开要赔偿高额违约金。已在国外待了两年的小林最近动摇了," 太孤独了,我想回国,但离开就意味着赔偿 10 万违约金。"

2020 年北京户籍人口出生数 100368 人,创十年来新低;北京市常住人口量从 2016 年到 2019 年也在逐年减少。

最终那些在北京落不了户又买不上房的人,去了哪里呢?去向主要分三类:为了孩子教育,返回老家所在城市,前段时间引发热议的网红老师张雪峰告辞北京就属这一类,或者先把孩子送回老家上学,自己在北京打拼;在天津买房落户,孩子在天津接受教育,自己在北京工作或跟随过去;南下去往其他城市工作生活,落户买房。

不过,最近一条新闻又让很多人对北京落户有了信心: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 4 月 28 日到河北雄安新区调研,调研工作包括 " 分批推进部分在京高校、医院、央企总部等疏解到雄安新区 "。

央企搬迁的进度也在加快。摩根士丹利估计北京地区需要搬迁约 452 万人口至雄安新区。

正在算北京落户积分的一撮人炸开了锅:几百万人搬离,是不是意味着落户北京又容易了一步呢?

但马上一位跳出来浇了盆 " 水 ":这要取决于搬离的那些人是不是都情愿放弃 " 含金量 " 十足的北京户口,而雄安也不设户口啊!

众人皆默 ……

就在北京市对人才引进落户设置各种条框时,包括一线和新一线城市在内的各大城市开启了轰轰烈烈的 " 抢人大战 ":送房子、送钱、送户口。降低人才落户门槛,加大对精英人才补贴力度。

某深圳城市规划设计单位的管理层说,深圳落户,还送本科生、研究生等 3-5 万不同程度的补贴费。深圳非常鼓舞创新创业,补贴费就给好几十万。

某物业老总于去年 10 月份成功落户深圳,他还自豪地发了条朋友圈:Mark 今天,我去园岭派出所领取了深圳市居民身份证。" 他说,深圳尤其对于高科技人才的安居策略很有吸引力。但深圳还是个年轻的城市,50 年后,如果户籍政策不调整,一样难落户。

长三角人才引进同样步伐加快。2021 年以来,长三角具有吸引力的上海、南京、苏州、无锡、常州等相继降低落户门槛吸引人才落户。

由此,城市间人口流动呈现出愈加鲜亮的特征。任泽平团队与智联招聘联合公布的报告显示,人才流动呈现出长三角珠三角人才集聚、京津冀人才流出趋势。2020 年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成渝人才净流入占比分别为 6.4%、3.8%、-0.7%、0.1%。北京、上海因严控人口、疏解产业逐年下降,直至 2020 年才有所回升。

如果将时间线拉长,这几个城市成为抢人大赢家。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广东过去 10 年人口增量超 2000 万,在 31 个省份中一骑绝尘,浙江人口增量突破 1000 万紧随其后。江苏、山东、河南增量超过 5000 万,分列第 3 至第 5 名。这也是中国经济总量最高的 5 个省份。

这说明,人口向经济发达城市、城市群集聚的趋势越发明显。

正如国家投资项目评审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投资系博士生导师杨萍所说,仅仅依靠人才落户大战难以从根本上提高一个城市的人才吸引力。从供需角度看,经济发展势头良好,能够提供安居乐业的机会,又能够满足文化和发展机会的城市才更容易吸引年轻人!

vc头条提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