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财经

山东资本大鳄,酿A股最大“血案”,逃了!

时间:2021-05-24 02:22:13 来源:otovc.com
据【vc头条】获悉:

叶飞曝光上市公司坐庄市值治理的黑料,让网友们对资本市场的黑幕尤为关注

资本市场上的黑幕种类繁多,市值管理还算是小的;更为恶劣的手法,是有的上市公司实控人,专门就是为掏空上市公司而来。

山东有一位资本大佬徐茂栋,巧借杠杆,空手套白狼操纵了两家上市公司。

入主上市公司之后,他立马伸出了黑手,巧设名目,从天马股价套走了 23 亿元。

天马股份的现金被洗劫一空,会计事务所无法对财务报表出具意见,导致天马股份价格连续 30 个跌停板,成为了 A 股最大的 " 血案 "。

那么,这个徐茂栋到底是谁?如何玩空手道控制两家上市公司?他又是如何血洗天马股份的现金?

1968 年,徐茂栋在山东日照出生。

徐茂栋打小学习成绩就不错,1986 年,18 岁的徐茂栋,考上了武汉理工大学。

大学期间,徐茂栋学的是计算机,但他却对企业管理异常感兴趣。那个时候,他就立志要做一名企业家,还选修了企业管理的相关课程。

大学毕业之后,徐茂栋回到了日照,进入了国企港务局上班。

1991 年,日照市港务局成立了一个购物中心,从内部选拔人才来进行管理。

毕业一年多的徐茂栋,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参与竞聘,成功当选了新公司的管理层。

短短三年时间,徐茂栋就摸清零售业的供应链,一直有个创业梦的他,决定下海单干。

1994 年,徐茂栋创办了齐鲁超市。

为了吸引客流,徐茂栋将超市的经营时间改成早 9 点到晚 9 点,他还将鸡蛋价格降到超低,通过消费频次高的鸡蛋,源源不断带来人流。

这和现在一些网店,不赚钱做单品爆款,以此给店铺带来流量,有异曲同工之妙。

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徐茂栋就已经有互联网流量思维了。

齐鲁超市迅速扩张,徐茂栋开始并购竞争对手,日照市东都商厦被他收入囊中,成为当时日照第一个民营企业收购国有企业的案例。

经过几年进展,齐鲁超市拥有了 18 家连锁店,成为当地最大的超市。

徐茂栋

1998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徐茂栋听朋友说,有些企业研发的软件,可以向手机发送短信。

本来就学计算的徐茂栋,有着敏锐的嗅觉,他觉得这里有非常大的商机。

于是,徐茂栋开始转型,组织技术人员开发能给手机发短信的软件。

2000 年,徐茂栋带着产品北上,成立了凯威点告公司,专门做手机短信广告业务。

那个时候,徐茂栋将齐鲁超市悉数卖出,超市的第一桶金,成为了他第二次创业的资本。

那个时候,四大门户网站新浪、腾讯、网易和搜狐,都做起了向用户收费的短信业务。

徐茂栋的 B2B 短信业务,避开了最激烈的竞争,凯威点告的盈利,一直都很好。

2005 年,徐茂栋成立了星河集团,这是其 " 星河系 " 的最初雏形。

第二年,将电梯视频广告做得风生水起的江南春,花了 3000 万美金,将徐茂栋的凯威点告收购。

徐茂栋瞬间就财务自由了,恺威点告改名为分众无线,徐茂栋也成了分众无线的 CEO,成为了江南春麾下大将。

但打工并不是徐茂栋想要的生活,于是,第二年,他就辞去了分众无线的高管工作。

2007 年,徐茂栋马不停蹄地成立了小能,做起了风险投资和联合创业。

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参与一些早期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投资。

随着智能手机到来,徐茂栋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马上到来。光投资,他觉得不过瘾,还得亲自上阵创业。

2009 年,徐茂栋成立了星河互联,深耕互联网创业。那一年,美团成立,团购市场风起云涌。

2010 年 3 月,徐茂栋的山东老乡王赟明成立了窝窝团,加入了百团大战。

刚开始窝窝团发展还算顺利,但烧钱扩张的模式,让王赟明有了引入投资的想法。

2010 年 11 月,徐茂栋手捧现金,入主了窝窝团。

王赟明并没有留恋自己创办的企业,将控制权交给了徐茂栋,从窝窝团退了出来。

在徐茂栋的掌舵下,窝窝团大举扩张并购,还从竞争对手公司大力挖人。

当时,发生了轰动一时的高薪挖角事件,拉手网 200 名员工,集体离职,加入了窝窝团。

窝窝团进行了野蛮扩张,从一个十几个的小公司,迅速膨胀为 3500 多人的大企业。

但是,用户从网页端到手机端过渡的这段时间,窝窝团无论在营收还是融资方面,均落后于美团和 58 同城。

眼看着窝窝团反超无望,徐茂栋拼了命地去冲击纳斯达克上市。

2015 年 1 月 10 日,窝窝团终于登上纳斯达克,募集资金只有 4000 万美元。相对于其 A 轮融资就有 5000 万美元,这无疑是一次流血上市。

窝窝纳斯达克上市

上市没多久,本地社区服务格局已定,窝窝团没有一席之地,就此销声匿迹。

徐茂栋的第三次创业,表面光鲜靓丽,看似非常成功,其实并没有赚钱。但在这一系列的资本运作过程中,徐茂栋尝到了资本的味道。

于是,徐茂栋在 A 股粉墨登场,他长袖善舞,开始了精彩的表演。

2016 年,徐茂栋成立了上百家公司,成员企业盘根错节,组成了他资本运作的 " 星河系 "。

星河互联集团、北京星河世界、霍尔果斯食乐淘、喀什星河、星河赢用、拉萨星灼,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公司,将悉数登场。

2016 年 8 月 16 日,徐茂栋通过星河赢用和拉萨星灼,出资 10 亿元,收购了步森股份 29% 的股权,成为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两个月之后,徐茂栋又通过喀什星河,斥资 29.37 亿元,收购了天马股份 29.97% 的股权,成为了控股股东。

两次大手笔收购,徐茂栋的钱来自哪里?

在收购天马股份的 29.37 亿中,其中有 15.5 亿来自信托借款,剩下的 13.87 亿元,则来自于喀什星河的股权质押。

喀什星河先是向信托公司借了 15.5 亿元,这笔款支付给天马股份的原来大股东天马创业后,天马创业立马将这笔款,按照约定质押给信托公司,作为喀什星河借款的担保。

但后来,喀什星河没有在约定的日期还款,天马创业的 15.5 亿质押款归还了信托公司。

另外的 13.87 亿元,是喀什星河拿到天马股份的股权之后,质押给金融机构,再一次拿到 13.87 亿元的借款。

不废一兵一卒,徐茂栋拿下了天马股份的控股权,其资本运作的手腕,以此可见一斑。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被坑的天马创业,以及巨额的杠杆资金,让徐茂栋铤而走险,他并没有打算好好经营公司,而是将黑手伸向了上市公司,进行了疯狂套现。

徐茂栋入主天马股份

2017 年 9 月 1 日,天马股份以存货向金丰典当担保,借了 5000 万元。借来的 5000 万元,并没有进入天马股份的账户,而是转入了徐茂栋控制的食乐淘。

2017 年 9 月 27 日,天马股份与北京祥云小贷公司借款 7000 万元,借款同样转入了徐茂栋控制的星河世界。

徐茂栋不仅吸血天马股份,还拉他控制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步森股份来垫背。

2017 年 10 月 27 日,天马股份与德清县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中心借款 1 亿元,步森股份位列担保名单,所借款项,再一次打入食乐淘账户。

除了让天马股份去担保借款,2017 年 10 月 28 日,徐茂栋还将天马股份账上的 5.66 亿元,全部划转到星河互联和喀什耀灼。

经过种种此类手段,徐茂栋从天马股份套走了 23.79 亿元,给天马股份造成的损失高达 31.83 亿元。

即便将天马股份压榨干,也依旧没能满足徐茂栋资金胃口。

2017 年 10 月 24 日,徐茂栋以 10 亿元的价格,转让了步森股份的控股权。他不但收回了 1 年前投资的成本,还留有 9 亿元的股票净值。也就是说,仅一年的时间,一买一卖,徐茂栋就赚了 9 亿元。

接盘步森股份的新股东赵春霞,对步森股份担保借款之事,一无所知。赵春霞高位接盘之后,步森股份价格开始暴跌。

徐茂栋全身而退,留下赵春霞站在高高的山岗之上。

山雨欲来风满楼,2017 年 12 月 18 日,天马股份的股价闪崩跌停。随后,徐茂栋以重组的名义,让天马股份停牌了长达 5 个月之久。

纸终究包不住火,徐茂栋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天马股份的会计事务所普华永道,罕见地以 4000 字长文,直指公司财报 4 大疑点。

2018 年 5 月 14 日,天马股份戴上了 ST 的帽子开盘,股价开始雪崩。

ST 天马连续 30 天跌停,股价从 9 元一口气跌到了 1.8 元。6 万股东血亏了 78 亿,徐茂栋一手制造了 A 股最大的 " 血案 "。

对于一个互联网创业的老兵,成为资本大鳄收割股民之外,徐茂栋并没有放弃互联网金融收割韭菜的机会。

2017 年 10 月,徐茂栋拉上天马股份,入股了 P2P 平台钱满仓。

钱满仓的股东几经变更之后,只剩下星河世界、北京硕赢科技和天马股份,这些都是徐茂栋控股的公司,他才是钱满仓的幕后控股人。

天马股份入股钱满仓,立马让钱满仓跻身上市系的 P2P 平台。

但这不过是徐茂栋障眼法,他入股的目的,无非是再狠狠割一把韭菜。

2018 年 5 月 18 日,钱满仓还搞了一个 518 理财节,发了很多加息的理财产品。

6 月 13 日,钱满仓就暴雷了,留下了 3700 个出借人的 2.1 亿元没有兑付。

徐茂栋从钱满仓卷走 7000 万元,然后潜逃到了美国,从此在国内销声匿迹,留下一地鸡毛。

2019 年 10 月 31 日,证监会对徐茂栋做出了罚款 90 万元的顶格处罚。

曾经山东最大的连锁超市缔造者、分众无线的 CEO、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窝窝团的董事长,摇身一变,成为 A 股的资本大鳄;随后,徐茂栋的所有梦想和关于企业家的豪言壮语,都成了美丽的谎言。

他的最终目的,无非是为了榨干上市公司,对股东敲骨吸髓,就连信任他的出借人,他都要吸干最后一滴血!

他不是企业家,也不是资本大鳄,而是一个十足的吸血狂魔!

vc头条提供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