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创业

另一个互助平台宣布关闭网络互助。下半场怎么去?

时间:2021-01-23 20:37:39 来源:otovc.com

中信经纬客户端,1月22日最近,美团互助发布了关闭公告,称由于业务调整,美团互助将于1月31日24: 00正式关闭。事实上,美团互助并不是第一个选择主动关闭的互助平台,此前百度的登火互助也宣布关闭。

这几年,很多玩家涌入网络互助轨道,最多出现了几百个平台。现在大势已去,网络互助似乎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潮水退去了

美团一纸公告,意味着这个一年半的互助平台终于走到了尽头。公告称,2021年1月15日至1月18日,会员将收到分摊费用全额退款,具体金额可在“美团钱包”查询。同时,1月31日24: 00前确诊为重疾的会员,可在确诊之日起180天内通过美团互助网上页面提交互助申请,美团互助将为此提供合理的互助金,所有费用由平台承担。

“关闭后,我们继续专注于公司主营业务的发展,为用户和商家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美团在公告中写道。

美团互助关停公告来源:美团APP

美团互助不是最早倒闭的平台。2020年8月7日,运营不到一年的百度登火互助宣布下线。给出的理由是,参与成员人数不到50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中信经纬记者,与其他平台不同,关闭网络互助的原因是不同的。美团倒闭主要是因为自身业务调整。美团保险商城入口已经下线,网络互助的业务协同性并不大,所以倒闭也不意外。

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2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首席风险官兼发言人肖指出,美团互助关闭的主要原因是偏离了美团的主营业务,逆向选择风险不断增加。

互联网互助经历了近十年。业界认可的国内首个网络互助平台“抗癌公社”于2011年正式上线,2014年开始组建团队运营。然而在2016年确实引起了业界的关注。当时美团点评10号员工沈鹏辞职创办了水地公司。他将互联网运营的思路带入网络互助行业,“红包拉新”、“本地推送”等游戏也将推动网络互助步入快车道。

今年网络互助行业迎来了一个爆发期,很多玩家涌入这个领域。直到2018年10月,蚂蚁金服和梅辛联合推出“互助保险”,巨头们的参与使得网络互助平台一直如日中天。2019年以来,苏宁、360、美团、百度、新浪等互联网巨头也纷纷进入市场,网络互助平台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标配。

网络互助平台发展来源:光大证券调研报告

一方面是互联网公司的涌入,另一方面一些早就建立起来的非大厂互助平台,比如蒲公英互助、17互助、蝌蚪互助、未来互助、团结互助、大树互助、邻里互助、八路互助,都选择了关闭平台。

“现在业界的共识是,网络互助平台的爆炸式增长期已经过去。”艾康公社互助业务负责人陈志恒坦言,前段时间行业过热,现在热度正在消退。

争议与质疑

一个月分享几块钱,一旦得了重疾,可以得到30万元的互助。这

2019年4月,17互助突然发布公告,决定终止互助服务运营。它说,“我们很长时间没有通过互助服务找到盈利模式,导致项目严重亏损。同时也没有资源继续推广互助服务,吸纳更多会员。”

“网络互助一开始看起来不错,平台运营成本和用户加入成本都很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群体患病经历的发生率会上升并逐渐趋于正常水平,分享费上升是必然的。这就导致用户的预期和实际分配水平产生认知差异,从而导致被分配客户的流失。”陈志恒说。

中信经纬记者在一个人头网络互助平台上看到,2019年8月该平台的重疾互助项目人均份额为1.47元,2019年10月升至3.01元,2021年1月升至5.28元。

网络互助的低门槛属性,更容易在下沉市场受到欢迎,但这群人只是对价格更敏感而已。一些用户最终决定退出网络互助平台,因为他们的贡献变得更加昂贵,超出了他们的心理预期。

除了分摊金额的增加,网络互助平台的“理赔难”也成为用户的一大槽。陈志恒表示,理赔难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互助行业没有全行业理赔解决方案,互助平台用户数亿

,之前保险公司的理赔调查方案很大程度上难以满足网络互助行业的需求;二是调查的严格程度比保险公司更高,因为互助金需要所有成员分摊,因此要做到透明化,这导致用户感觉比保险公司理赔更难,影响理赔体验。

网络互助平台年分摊上限、费用率 来源:光大证券研报

如果说上述两个问题还能通过用户教育等方式解决,最令网络互助平台们头疼仍是盈利模式以及监管合规问题。

“目前来看,网络互助没有一个较为成熟的盈利模式,之前很多平台也尝试过医疗健康等方向,结果都比较惨淡,只有保险这条路还算行得通。”陈志恒表示,从逻辑和结果上看,网络互助和保险最为接近,也营造了保险销售场景,这是互助很直接的盈利方向。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龙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表示,网络互助平台聚集客户,并通过为其他业务引流的方式进行盈利,如通过拿下保险经纪牌照来销售保险以此获得中介收入。事实上,包括水滴互助的母公司水滴公司等众多网络互助平台都纷纷拿下了保险经纪牌照,通过互助平台为保险引流,实现流量变现。

陈志恒介绍,他所在的康爱公社一直对保险业务保持观望态度,坚持低成本运营策略,仅靠管理费维持团队运营。“不是不想做,我们也在考虑,但是得看监管的态度。”

管不管?如何管?

网络互助一直在监管的灰色地带蒙眼狂奔,其是否该纳入监管也一直在讨论中。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非局在《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中直言,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中新经纬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近期监管也在对网络互助平台进行调研,并向几家头部平台了解相关情况,听取各平台的意见。

肖远企也在前述新闻发布会上称,下一步,还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的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

在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看来,网络互助尽管并非真正的保险,但实则为“类保险”产品。

“网络互助平台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参与者无法得到法律上的保障,因为《保险法》规定进行保险业务的保险金融机构,需经过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的批准;二是网络互助平台的产品未经报备;三是带来一定金融风险,它的赔付能力有限;四是某种意义上来说破坏了保险生态,容易使公众将类保险产品当作保险产品,从而对保险产品带来一定误解。”王绪瑾谈到。

他认为,市场经济强调功能监管,从功能上看,网络互助具备一定保险产品的功能,应该对其进行监管。“网络互助平台是一种创新,在创新出现一段时间后,总结一定发展规律,就可以制定监管规则。”王绪瑾认为,网络互助最终也要走向“持牌经营”。

银保监会打非局也在上述文章中提到,要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在陈志恒看来,目前多数网络互助平台拿到的是保险中介牌照,其主要作用是销售保险产品。“我个人认为,即便纳入监管也可能是向保险公司靠拢,也就是创造保险产品的公司,而非保险中介公司,但这也会存在保险与互助混售的问题。”

未来是否会有更多网络互助平台选择退出?光大证券在研报中指出,由于行业对互助金仅收取10%以下的管理费,其年管理费收入较低。运营费用需要覆盖IT技术支出、互助事件调查费用、互助计划管理人行政支出、营销支出等,因此网络互助平台如果不能达到一定的规模,就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因此规模优势显著的网络互助平台在未来将大概率胜出。

郭金龙也认为,网络互助平台要实现流量变现,需要平台具有足够的会员群体才能维持经营。“未来一些规模较小的平台可能无法覆盖运营支出,最终选择关停平台。”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