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融资

济钢无钢的一段历史和第二次创业

时间:2021-01-22 15:58:41 来源:otovc.com

VC头条记者唱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会议。郭强说,给他印象最深的一次会议是2017年8月25日济钢干部大会。会议开始前,会场播放的音乐不是往常播放的进行曲,而是他不熟悉的旋律——。后来他特意查了一下,是胜利,胜利。

“这不是高调。”郭强是济钢的计划和发展部长。他在济钢工作了30年。也许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波折。2017年8月,当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停产两个月的时候,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创业,改建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三年内改建新的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

郭强说,这是一个转折点,“为每个人设定一个发展目标”,也是一种安慰。

与其他钢铁企业实物形态的迁移不同,2017年,成立已过59年的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与主要钢铁行业完全隔绝,产能调整经历了从“关停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到“存续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再到“发展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决策过程,曲折。

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1000万吨级城市钢厂,其生产线已整体关闭。停工背后是山东省新旧动能改造中淘汰落后产能的铁拳,也是济南城市功能转型的切入点之一。

2016年8月31日至2017年6月29日停产。在10个月的准备期内,有必要计划安全关闭650万吨的钢铁产能。最后,钢铁生产线完全关闭,近2万名员工在33天内被分流。钢铁行业没有经验可循。

同时改造还涉及主厂区资产包公开转让、子公司关停资产转让、土地转让、“四供一业”转让。截至目前,济钢主厂区19个资产包公开转让累计29.54亿元,溢价53.01%;子公司资产转让共成交8278万元,溢价27.67%,资产处置累计归还资金47.55亿元。总体来看,资产包完全拆除,土地流转规范进行,首批流转土地约4900亩。

从2017年到2020年的三年时间里,没有钢铁的济南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更加专注,很多事情也开始从最初的纸上谈兵落到行动上。

“这些年真的在不断摸索。刚停产的时候提出一个中心两个基地三个园区,琢磨了两天。这些计划实际上是写在纸上的。后来在2018年提出了三大类型五大板块,总结了以往的经验。最后,2019年,省国资委、山钢集团提出培育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现代城市服务三大主业。”郭强回忆道。

告别了一段历史,济钢正在第二次创业的过程中进行深入探索。

铁骑路49号

1958年前后,全国上下下大力气冶炼钢铁,钢铁是关键环节。山东需要一个位于该省的钢铁厂。

济钢建党60周年,在济钢编著的《开国元勋》口述记忆文本中,大部分有经验的人都已年过古稀,“奋斗、精神、激情燃烧”是他们对这段历史的集体记忆。

原济钢调度室副主任夏回忆说,建国初期山东没有钢铁厂,省内用钢,去国家计委开介绍信,再去有钢可运的地方,很不方便。1957年6月,省市领导正式决定在济南建一座铁厂。

当时山东Pro的领导

选址也很难。夏回忆说,铁厂厂址应靠近铁路运输,并适合地质构造。“当时邀请了鞍钢设计院的张景淳帮忙设计指导,选择了王舍人庄、黄台等几个方案。经过反复比较,最终在历城区铁七路49号敲定。然后借用了马鞍山钢铁厂的施工图纸,一口气建了四座高炉。”

1958年5月1日,山东第一座高炉生产出第一批铁水。

同一个时代一般没有不同的集中建设的工业企业。济钢成立之初,就需要从全国各地调配人员。在随后的生产过程中,技术骨干、炉长、科长均得到本钢、唐钢、鞍钢的协助。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济钢跨越了几个阶段:1981年,济钢成为第一家同时上交净利润的同类型民族企业;1983年钢产量首次超过设计规模30万吨;1991年突破100万吨,结束了山东无大钢的历史;2003年钢产量超过500万吨,位居全国重点大型钢厂之列;2004年进入全国十大钢厂行列;2005年钢产量突破1000万吨,进入全国1000万吨超大型钢铁联合企业行列;2006年,钢铁产量全国排名第六;2007年,钢产量为1212万吨。59年来,济钢生产铁1.55亿吨,钢1.55亿吨,钢1.37亿吨,利税316亿元。

邓宏宇,原济南钢铁厂厂长,1959年出安钢。他对济钢最初的记忆是:“向南望,有许多荒山;向北看,黄河无水;看着济钢,尘土飞扬

”。现在铁骑路49号是济钢职工的住宅区,按照济钢片区的规划,工业旅游发展和黄河生态观景带将形成有机融合。

直至关停,有关钢厂的记忆被封存在济钢3200立方米高炉之中。这座在2010年投产的高炉,曾是山东省内之最。2020年,按照济钢片区规划,高炉将成为文化设施,与2.5米中板厂、一小型厂以及济钢“凯旋门”共同成为钢铁博物馆的一部分。

“3200万方高炉2010年建成投产,在很多一线员工眼中,就像是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亲手关掉它,总归是舍不得的。”时任炼铁厂党委书记赵智珠说。

郭强的关停记忆,是4米3宽厚板轧钢产线和3米5中厚板产线的停产。“眼泪还是流下来了,青春是在这里的。”

1985年进厂的姜和信,走完了停产的最后一道工序。事关安全,最后一天没能留给他太多告别的空间。“那天我们忙着去给各种设备停电,对电工而言,所有的设备投产的时候需要我们去送电,停产的时候需要我们去断电。”

但姜和信的父亲,一位老一辈的济钢人,现在偶尔还会问起这样的问题:“(济钢不产钢铁了)是真的吗?”

济钢无钢

去日照钢铁、山钢总部、内退、买断,或者继续留在济钢竞聘上岗?这是2017年济钢在职工分流过程中,摆在员工面前的几条路。济钢员工数量的峰值是38000人,目前留在济钢的约为5千人。

是否留在济钢,心态变化是区别之一。“钢铁主业在,心里踏实,按部就班,不断发展;2017年6月以后,拿掉主业面对新的市场,像要在海里学游泳,每天都可能碰到新的挑战。”郭强说。

主业关停后,济钢机关人员经历了大量削减,郭强所在的规划发展部相当于此前四五个部门的职能,除了负责战略规划、产业规划、投资管理的职能之外,也承接了此前装备部设备管理、工程管理、招标采购、特种设备管理等职能。

更多的变化在于工作内容,姜和信所在的工作室即经历了这样的变化。2012年4月,“姜和信创新工作室”成立,工作室以电工班为基础,当时主要是为钢铁主业的“干法熄焦”工艺生产现场可能出现的问题提供技术服务。熄灭1000度的焦炭,此前通过湿法需要消耗大量的水,热能也没法回收,后来“干法熄焦”被国家发改委立项为节能示范项目,逐渐对前者形成了替代。

主业关停前,姜和信的工作室是问题导向的,主要针对钢铁生产设备中的电气设备、机械设备,做一些服务生产的创新项目。2017年停产后,姜和信的个人工作室整体并入瑞宝电气。后者是济钢23家子公司之一,工作室关注的业务范畴,也从钢铁产线转移至更大范围的市场需求。

“经过调研之后我们再做研发,市场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包括以前服务钢铁产线时的一些电气创新产品,进一步完善之后也可以去销售,以前济钢所需要的,现在其他的企业可能也需要。”据姜和信总结,依托冶金行业自动化、智能化的产品研发是工作室的主要方向,客户主要分布在山东省域内,但不管是行业还是地域,不会拘泥于此,会更加多元化。

转型既彻底又突然,势必意味着缺乏准备,对市场拓展不管是难度的预判还是经验的累积,都很难一步到位,纸面上的规划需要在现实中一步步磨合,过程中伴随着诸多挑战。

按照济钢“多元培育,逐步聚焦”的目标,一开始的状态是“什么都干”。比如,自动售货机、油烟净化器、疫情期间的自动测温等。“可以说接触的项目很多,也有很多成果,问题是不够聚焦,真正能够走向市场、赚取很大收益的项目,未达预期。”姜和信说,经过前期的经验总结,更加聚焦重点项目,分层级管理推进是2021年的计划。

重塑济钢

2019年,经过前期的摸索,高端装备制造、新材料和现代城市服务三大主业得以确定,一些新的模式和激励被创建,之前“缺乏核心技术”的担忧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和。

郭强举例,济钢与中科院空天信息创新研究院合作成立的济钢防务公司,由最初单一领域的成果产业化,升级为政府、科研单位、企业间深层次、全方位、多维度合作。目前,济钢防务已经实质化运营,2020年首次盈利。

城市服务能够解决济钢存续产业的问题,比如渣土运输项目、出租车项目、汽车拆解项目等。“济钢原来内部有一个小车班,主要负责公务用车,后来我们就小车班的班底成立了济钢顺行出租车公司,在职工安置的过程中,济钢购买了120台渣土车,依托济钢内部原有的负责矿石、用料运输的企业,成立了城市矿产科技有限公司。”

除了消纳城市的渣土,济钢也采购了移动式建筑垃圾破碎机,在厂房拆除过程中,将建筑垃圾粉碎至颗粒,用于铺路等用途。城市矿产科技有限公司现正在谈的项目,包括城市中水处理,城市污泥的资源化利用等。

在资源方面,济钢全资子公司山东济钢环保新材料有限公司在2018年1月3日成立。其负责运营的济钢环保新材料产业园,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库第一批优选项目,产品定位是系列钙质脱硫剂和高端碳酸钙产品,后者主要应用橡胶、涂料、造纸和医药等行业。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济钢23家子分公司中15家完成利润目标。其中,冷弯型钢、萨博汽车产销量翻番,济钢国际、城市矿产、石灰石公司等实现超利润目标15%以上增幅。2020年,济钢整体实现营业收入293.57亿元,较年初目标增加35.51亿元,22家子分公司营业收入整体同比提升15.28%。其中:济钢物流、城市矿产、冷弯型钢、济钢文旅、保安公司、创智谷、建设公司、人力资源公司、鲁新建材、环保材料、济钢顺行、萨博汽车、研究院、港城矿业14家单位完成预计目标。

郭强表示,从产业结构来看,依托过去的资源展开的钢材贸易还是“大头”,在新兴领域尝试才刚刚起步。

根据济钢实施的“两步走”战略规划,利用3年时间挖潜能、拓市场、扩规模,经营规模恢复至停产前,至2021年末,营收达到330亿元;第二步:至2023年末,经营规模在2021年基础上翻一番,达到600亿元。

目前“第一步”已经完成,2020年提前一年完成了营收接近300亿元的目标,产值恢复到停产前的水平。

在郭强看来,在产值上已经实现了“三年再造一个新济钢”的目标,而从质量上看,“刚刚站住了脚,摸出了门道”;未来还需要在形成核心技术能力、构建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以及良好的产业生态上下功夫,目标产值翻番。

“只有到那时,才能说济钢的转型成功了。”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