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融资

海航集团风险缓释进入关键期。1000亿债务会去哪里?

时间:2021-01-22 21:38:19 来源:otovc.com

VC头条记者蔡月坤,海航集团债务风险处置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取得了进展。

2021年1月22日,海航集团官网宣布,自2020年2月29日海南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以下简称“联合工作组”)成立以来,海航集团有效防范和控制风险,切实维护各方利益,确保主要航空行业安全运营,实现全面复工投产。

目前,联合工作组已完成尽职调查工作,按照“法治和市场化”的原则,制定了风险处置的思路和方案,各项工作取得积极进展。

同时,海航集团表示,为了更好地进行下一阶段的风险处置,顾刚已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兼执行董事长职务,任清华已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兼联席CEO职务。据了解,顾刚和任清华在联合工作组中的立场将保持不变。在联合工作组的指导下,在各方的支持下,海航集团将继续全力推进海航集团风险处置的实施,做好海航集团的风险处置工作。

1月22日,几个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可以通过引入新的战略合作伙伴来重组债务。

风险缓解的关键时期

2017年以来,海航集团逐步突破流动性风险,积极开展“自救”,但并未完全化解风险。

上述海航集团风险处置的发展迅速引起了海航集团相关债权人的关注。2021年1月22日,有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的重组方案应该很快就会公布,不排除公司会有新的股东。

此前有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需要一套系统的债务风险处置方案,一是增加信心,恢复融资能力,二是调整债务结构。如果HNA问题拖延下去,一些金融机构的坏账会明显增加。

记者了解到,顾刚辞去海航集团董事兼执行董事长职务,引起部分债权人关注。鉴于上述债权人,人事变动可能意味着加快重组计划。

2020年2月29日,海南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成立,海南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顾刚、海南洋浦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中国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副局长李、国家开发银行信贷管理部副主任程功参加。

但顾刚虽然辞去了海航集团董事兼执行董事长的职务,但他作为联合工作组的地位并没有改变。

关于海航集团风险处置的进展情况,2020年11月17日,海航集团执行董事长顾刚在官网发表了题为《越是艰难,越要坚韧》的文章。文章指出,必须正视困难和挑战。尽管HNA在复工复产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但它仍是一家面临严重困难的风险企业。整个集团应该认识到,HNA目前和未来仍处于风险缓解的特殊时期。

海航集团上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是2020年4月。2020年4月14日,私人债务“13 HNA债”延期持有人会议引发众多投资者不满。后来,4月15日,海航集团在官方微信官方账号发布道歉。“延期支付本金和利息等事实。在13日的HNA债务持有人会议上获得通过“没有改变。

海航集团表示,自流动性危机以来,积极化解相关债务风险,赢得了广大债权人的理解和支持。我想表达我深深的谢意。本集团对所有债务高度负责,并积极努力解决债务,尤其是公开债券市场的债务。

从零开始到负债1000亿

海航集团作为民营企业中的领头羊,白手起家,负债1000亿,尴尬。

据了解,1989年,陈锋从中国民航总局辞职,在海南省政府1000万元贷款的支持下,创办了海南航空公司。海南航空公司在海南经济特区宽松的融资环境下,在成立之初采取了高杠杆融资方式,积极引进外资扩大企业规模。

1993年,公司正式开始运营,1999年,HNA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

21世纪以来,HNA为了获得竞争优势,进行了一系列超越自身资本实力的跨区域并购。通过融资和杠杆不断收购陕西长安航空、中国新华航空、山西航空等航空公司,控制海口美兰机场和凤凰国际机场扩大规模,迅速成为中国第四大航空公司;

2009年“4万亿”刺激计划出台后,融资政策放松,HNA加快多元化布局。通过国内外多次并购,逐步将业务拓展到酒店、旅游、房地产、物流等行业,总资产一度超过一万亿。

海航集团加速发展的转折点将在2017年。

2017年6月,银监会要求其监管银行对HNA债务信用进行风险调查,HNA企业相继曝出逾期债务和信用违约,上市公司质押股份被临时冻结,导致信用崩溃。

自2018年以来,HNA采取了一系列自救措施,处置了大量此前获得的资产以维持生存。然而,加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航空业的影响,该公司不堪重负,最终转向政府需要干预以解决风险的局面。

关于海航集团危机的原因,国泰君安的固定收益研究表明,HNA在内忧外患下面临四大打击:一是激进扩张和多元化经营的有限利润贡献拖累了公司管理层;二是流动性负债比例高,债务到期压力大,很大一部分资产有限,影响融资和经济

营;第三,组织架构效率低下,难发挥协同作用;第四,融资环境不利叠加疫情冲击,公司经营雪上加霜。

千亿债务将如何化解

据海航集团2019年8月份公布的财务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总资产为9806.21亿元,总负债为7067.26亿元。截至目前,因为海航集团尚未公布2019年、及2020年年报,最新的负债情况尚不清楚。

另外据国泰君安固定收益研究统计,截至2020年3月2日,海航系企业存量债有121只(包括51只同业存单和1只商业银行二级债),存量债规模共计742.8亿万,1年后到期及回售的存量债为355.8亿元,占比47.89%。其中,海南航空控股和海航集团存量债规模居于前两位,分别为151.9亿元和144.0亿元。

而如此巨额的债务如何化解,成为债权人关注的核心问题。

国海证券研报表示,关于企业违约的处置方案一般有两种。一是非司法诉讼处置方式,包括 1)自筹资金偿付:债券发行人本身经营状况比较好,或持有较多易变现的优质资产,企业通过变卖相关资产或是资产抵押获取融资来偿还债券。这种情况下,投资者的本金回收率较高,回收期也相对较短;2)抵质押物处置:债权持有人通过依法处置债券的抵质押担保物,获取本金和利息的偿付。3)第三方代偿:由担保机构和母公司或关联企业等非担保机构对企业债券进行代偿。4)债务重组:通过延长偿还期限、追加担保等方式减少债务人的偿债压力,通过重组方式或是引入新的战略合作者以及以资产抵债等方式形成债务重组。

二是司法诉讼处置方式,包括 1)违约求偿诉讼:债券持有人向法院提起违约求偿诉讼或仲裁。2)破产诉讼:在企业偿债能力较低或资不抵债时,债券持有人向法院提起破产诉讼,包括破产和解、清算和重整,其中和解和重整适用于企业经营状况存在好转可能。

1月22日,多位债权人表示,海航集团或通过引入新的战略合作者进行债务重组。

据海航集团官网介绍,海航集团旗下参控股航空公司14家,参与管理机场13家,机队规模近900架;开通国内外航线约2000条,通航城市200余个,年旅客运输量逾1.2亿人次;旗下海南航空连续10年获评SKYTRAX全球五星航空公司;旗下海口美兰国际机场为全球第8家、国内首家SKYTRAX五星级机场。

海航集团子公司的命运与海航集团债务处置方案息息相关。VC头条将持续关注。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