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融资

第三方支付监管与加码“反垄断”大招杀伤力几何

时间:2021-01-23 13:17:43 来源:otovc.com

风投头条记者万敏的牌照管理、备用金管理系统、建立网联“断网直联”、支付保障基金.直到2021年1月20日央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第三方支付行业监管逐步升级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条例》暴露稿首次提出了支付领域的反垄断,明确界定了相关市场范围和市场支配地位的判定标准,维护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同时,《条例》对支付功能进行了重新分类和定位。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有利于非银行支付业务回归支付行业,营造明确的发展环境,促进反垄断、充分竞争和风险分散。

首付反垄断

大约在十年前的初夏,一家发展势头强劲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邀请了十几名金融媒体记者做传播采访。对于大多数关心金融业发展的人来说,第三方支付在当时还是一个陌生的术语。“我们不碰钱,我们只做清算服务。”当天,该公司的一位业务负责人试图向在场记者解释清算和结算的区别。

还处于叛逆期的第三方支付行业,看到了当时个人、企业、银行之间信息流动的不便,作为“服务器”切入金融市场。

但是在突然增加“服务商”之后,第三方支付市场出现了一些混乱。与此同时,第三方支付机构曾经给自己定位的所谓“清算”角色早已被否定,甚至现有牌照类型中“固定电话支付”和“数字电视支付”所附带的交易场景已经是年轻网民的“考古现场”。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支付不再是简单的支付。信用、理财、保险等金融功能不断叠加在支付门户上。用户从一页跳到另一页会不会在风险中迷失?十几亿人的身份、购买、好友不断存入首付机构,如何保护他们的信息安全?

同时,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监管政策也在不断完善。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11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了2021年经济工作,提出“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此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加强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指出“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完善数字规则。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采集和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法律规范。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在平台企业“反垄断”的背景下,央行公布的《条例》条、55条、56条引起市场关注。“第五十五条(市场支配地位预警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咨询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采取约谈等措施进行预警: (一)非银行支付机构在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占有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2)两家非银行支付机构在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的总市场份额达到1/2;(3)三家非银行支付机构在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的总市场份额达到3/5。

第五十六条(市场支配地位的确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咨询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审查非银行支付机构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一)非银行支付机构在全国电子支付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一半;(2)两个非银行的总市场份额

一位金融市场观察人士告诉记者,第55条的“非银行支付服务市场”小于第56条的“全国电子支付市场”,理论上应该包括银行支付。

根据央行发布的最新支付系统运行报告,“电子支付”的注释是:指客户通过网银、电话银行、手机银行、ATM、POS等电子渠道从结算账户发起的账户变更业务的数量和金额,包括网上支付、电话支付、移动支付、ATM业务、POS业务等电子支付。

上述支付系统运营报告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办理网上支付业务”,包括支付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上支付业务和支付账户的网上支付业务,但不包括红包等娱乐产品业务。自2018年4月1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已正式实施。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实体商户的条码支付业务数据从网上支付调整为银行卡收款进行统计。

上述观察人士认为,如果央行在执行具体政策时遵循上述业务划定,支付宝和财付通很容易被判断为触及了第五十五条红线,但这是一条预警线,实际监管措施的有效性可能有限。要达到第五十六条的执法红线,需要明确《条例》中所指的市场份额是按照交易金额还是交易数量来统计的。

根据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支付系统运行报告,本行共办理电子支付业务649.77亿项,金额696.44万亿元。非银行支付机构办理网上支付业务2345亿元,金额78.96万亿元。

/p>

可以看到,非银支付机构的交易笔数远超银行,交易金额则正好相反。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一趋势是长期稳定的,银行业务中对公交易单笔金额大,而非银支付主要在零售小额、高频场景中发生。

中信证券在其研报中指出,《条例》的出台更多着眼于长远,短期内尚无平台会实质性触发支配地位认定并实施监管措施。但措施出台的本身赋予了央行前所未有的监管权力,含有明确的政策风向和威慑效力。

支付行业被动洗牌

1月15日,央行副行长陈雨露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在金融管理部门指导下,蚂蚁集团已经成立整改工作组,正在抓紧制定整改时间表,同时保持业务的连续性和企业正常经营,确保对公众金融服务的质量。金融管理部门也在与蚂蚁集团保持密切的监管沟通,有关工作进展将及时发布。

在蚂蚁集团受到强监管之际,其他玩家则伺机入局支付。

中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支付业务内涵更多在于用户黏性、信息流和资金流的闭环和数据沉淀,只要存在可能性,互联网平台都会尝试自建生态闭环。“买一张支付牌照,也就需要5-6亿元人民币。”一位支付公司人士表示,大厂拿支付牌照,自建支付渠道,一方面节省支付渠道费用,另一方面,支付也是形成生态闭环的重要一环。

以快手为例,2020年11月,快手收购持牌支付机构易联支付。快手的招股书显示,快手向腾讯集团支付的支付渠道手续费,2017至2019年三年间,分别为5900万元、1.42亿元、2.19亿元,到2020年上半年此项费用的支出已达1.84亿元。

仅在本月,哔哩哔哩关联公司完成了对“bilibilipay.com”和“bilibilipay.cn”等域名的备案。抖音支付在抖音APP内正式上线。拼多多关联公司新增“拼多多支付”商标申请等陆续消息传来。

“在当前反垄断政策出台背景下,或有平台能够抓住最后的时间窗口,在自有场景中切割部分用户心智,为自身后续业务发展打开局面。”中信证券在上述研报中指出。

但也有市场人士认为,这几家互联网平台虽然已经积累了相当规模的用户量,但支付宝、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