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融资

人民币升值“裸奔”与锁定对冲下外贸企业主的选择

时间:2021-01-23 13:37:42 来源:otovc.com

VC头条记者王涵“逢高结汇,逢低买入”的理性交易模式,在2020年将会更加实用。

1月22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上涨79个基点,至6.4617。2020年5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恢复升值,到2021年初,升值幅度达到10%左右。

得益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有效防控和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支撑,美元指数有所回落,人民币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快速升值。但首当其冲的是外贸行业,部分出口企业的利润在收美元结算时被压榨。

“人民币升值导致该公司遭受了太多的汇率损失。最初人们认为出口订单的逐渐恢复将迎来一个好时机。没想到因为汇率波动,利润率完全被挤压了。”浙江台州一位负责婴幼儿产品出口的人士张明告诉风投头条记者:“过去两年,外贸行业每天都在‘通关’。”

汇率的波动将直接影响外贸企业出口销售的利润水平。外贸企业国内生产,海外销售,美元结算。如果汇率继续上升,出口企业的外汇将吞噬利润。

记者了解到,产能大的出口企业有套期保值意识,风险是可以防范的,但对出口小企业来说并不尽如人意。“你开美元账户,汇率从6.8降到6.6,过几天就蒸发了。几十万。”由于外汇锁定是一种金融手段,所以对于企业主来说,仍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如“反向操作、银行收费、金融知识不足”。外贸从业者应该如何控制汇率风险?

不过,“目前的人民币汇率不会涨也不会跌。”1月22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2020年外汇收支数据发布会上,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称,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市场运行经受住了严峻考验,呈现出“弹性增强、更加成熟”的特点。

出口企业外汇亏损压力大

张明企业是浙江台州塑料加工出口量大的行业。“客户的订单源源不断,交货期可以定在三个月后。2020年订单将增长200%。“他开心的时候,他的苦恼来自于外汇亏损的压力,但是他的收入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丰厚。主要原因是最近人民币大幅升值。”原报价是按1:7的汇率报的。一个订单能收到539万,现在只能收到490万。”“损失大!”张明感叹道,“一月份业务员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跟国外客户重新确定订单价格,因为订单都是美元计价,现在通过价格调整与客户重新协商对冲汇率风险,但是沟通很困难。"

除了调整订单价格对冲汇率风险,记者还发现,上海一家从事跨境电商的外贸企业经理王宇也改变了订单报价的及时性。王宇说缩短报价时效性也是迫不得已。对于新客户,将从3个月缩短到1-2个月,支付时间从1个月缩短到15天,最大限度降低汇率的影响。"外国流行病的不确定性对双方的贸易信任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王宇坦言,“原账期一个月左右,余款一定会在货物到达国外港口之前收回。如果你到达港口时不给我们钱,你就不会付账。所以,在外汇亏损的情况下,我们一般都是自担风险或者通过金融手段。”

上市外贸企业就更麻烦了。根据风投头条记者的询问,在有安诺的上市公司中

根据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与工业企业利润的历史数据分析,渣打银行认为,当人民币对美元同比升值超过6.5%时,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有放缓的趋势。主要原因是出口增长放缓、进口替代国内制成品的增加、收入减少以及美元结汇导致的金融环境收紧。除了适用于中国大部分工业部门外,还有一些行业,如采煤、酿酒、皮革、木材、化工产品等,即使人民币升值超过6.5%,仍能实现快速的利润增长。如果出口企业的原材料是进口的,成本降低也可以弥补汇率损失。

外汇风险“裸奔”与外汇对冲

对外贸易爆发,但由于人民币升值,企业利润缩水,因此许多企业主都有寻求金融手段保值和对冲汇率风险的想法。

记者采访了几家银行,了解到我国的汇率套期保值工具有远期结售汇套期保值、外汇掉期、外汇货币掉期、外汇期权及期权组合、跨境人民币结算等五种。

很多还是以“锁定外汇”(套期保值)的形式,在银行被称为远期结售汇。部分出口产品涉及原材料和半成品进口,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影响可以在企业内部部分对冲。一些外贸企业进行了套期保值,可以规避汇率风险。“人民币结算主要针对价格谈判能力强的企业。许多公司选择通过调整外币资产和负债余额或调整收付货币来静态消除外汇风险敞口。”华东某国有银行外汇资金业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疫情导致金融市场仍有剧烈变化,上半年贬值,下半年升值。有些企业有点害怕做套期保值产品,但他们却不做任何套期保值。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结汇或购汇的形式。”

其实就是外汇敞口的“裸奔”。一些进出口企业在经历了激烈的经营后(在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进口企业提前锁定了外汇),财务状况比以前更糟糕。但他提醒说,锁定外汇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未来

汇率的波动而可能带给你的这一些利润,锁汇的本质目的还是为了避险。

不过,也有中小企业主认为,付出的金融成本过高而直接采取外汇敞口裸奔的态度并不可取。上述银行人士向记者说道:“套保成本跟掉期点等要素相关,最近远期锁汇大概2%左右。并不是不可接受。”

上海财经大学一位财税专家向记者指出,如果企业仅凭主观感受去押注汇率的趋势,往往会因为判断失误而造成较大的汇兑损失。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运用避险工具主动管理汇率风险,不是去赚钱或者少亏钱,而是用合适的工具和成本,把汇率波动给生产经营活动造成的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然后按照已经锁定的成本和收益来安排企业的主业经营。”

一位华东地区股份行负责对公业务的人士对记者坦言,越来越多的企业在财务管理方面开始注重管理思路,进出口企业可以通过远期结售汇和买权产品,有效规避汇率风险,做到订单成本锁定。但也存在小微企业交易额都很小,锁定外汇相对而言有门槛,存在单笔满足不了要求的情况。这也鼓励银行开发相应产品去完善市场需求。

另一方面,记者从2020年外汇收支新闻会上获悉,2020年企业的套保意识已经有所上升,套保比率是17.1%,比2019年上升了2.7个百分点。有部分企业对汇率风险高度重视,采取了很多积极有效的措施,比如在商业合同中增加汇率波动、重新定价的条款,采用多种货币结算,分散汇率波动风险;部分外资企业对于超过100万美元的汇率风险敞口都有非常明确的管理策略。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也表示,这是内外部环境变化的市场结果。对于企业来说,部分出口企业对人民币升值的感受可能会强一些,但是不同的企业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很多企业表现出了比较强的适应能力和应对能力。企业要有正确的汇率风险管理意识,理性面对汇率涨跌,要认清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把汇率波动纳入日常财务决策中考虑。

针对人民币汇率走势,三菱日联银行首席金融市场分析师孙武表示,其维持2021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逐步升值的观点,即汇率在2021年底将达到6.25水平。

(应受访者要求,张铭、汪宇为化名)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