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投资

金融工作转实体经济

时间:2021-01-23 18:57:48 来源:otovc.com

1.为什么金融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1、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取得了长足进展,也为国民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但这些年金融业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如金融中心城市遍地开花、产权和衍生品交易所多如牛毛、居民理财产品爆发式的增长、民间借贷和融资银行过分膨胀等。

2、金融业脱离实体经济自我循环、自我创新、自我膨胀,导致了资本配置失衡,产业资本源源不断地流出实体经济,实体经济出现了空心化趋势。虚拟经济虚胖必然助推和加速金融资本、资产、资源的泡沫化,同时也导致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微小企业融资困难。产业资

金流失、实体经济失血,国民经济虚弱萎缩。在这种情况下,有形商品与无形商品变相证券

化、债权化、资本化,所以地下的影子经济和金融虚拟经济激进发展,正在极大地冲击实体

经济,导致经济目前过度投机化、超前虚拟化、人为空心化。

3、金融业必须面向实体经济。因为金融来自实体经济,金融业的发展必须与实体经济的发展相适应。经济成长过程中出现一些非实体经济因素,如金融证券、债券、房地产和金融投机交易,只要控制在适度的范围,对经济是有利的;但如果严重脱离资本和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必然会导致虚假繁荣和泡沫经济。

望采纳

2.如何让金融回归服务实体经济

这个问题不是每时每刻都是正确的,虽然我们说金融是应该为实体服务的,金融本该也为实体服务,但是当实体经济已经非常繁荣时候,社会也基本实现充分就业了,金融业觉得实体经济机会不多了,那有人就会把剩余资本然后再从银行套出些资本在虚拟的金融资本市场空转玩也是一种赚钱方式,但是这种纯虚拟玩法过火了会把散户实体赚的钱进入一起投机,到时候大资本家逃了,散户接盘也接着一起逃跑就会导致资本市场的泡沫破裂,也可能会引发一场经济危机。

金融如何服务于实体经济是个比较难的问题,谁都知道这样好,但是市场不是某个人控制的,监管部门需要及时提醒风险或者干预,金融机构需要自己自觉不要带偏路了。

3.如何通过金融体制改革让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1 谈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 实体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液 实体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液,但光有肌体,没有血液,经济活不了。

金融和实体经济应该互为依托、相互促进、相辅相成。 当前,实体经济面临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口,新的业态、新的产业在兴起,但传统支撑经济发展的引擎依然很重要。

中国正进入一个“衔接期”,能不能衔接好,金融系统的作用非常重要。 2 谈破解“融资难”、“融资贵”: 企业融资成本下不来,金融企业最后也会受到冲击 “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喊了很多年了,最近几年呼声尤其高。

刚才考察商业银行看,贷款利率普遍在6%以上。可多方面调查的数据表明,企业利润目前平均只有5%,扣除财务费用之后不就成负增长的了吗? 实体经济垮了金融怎么支撑?企业融资成本下不来,将会严重影响就业、创业,金融企业最后也会受到冲击。

宏观政策下一步会想办法,银行本身也要想办法。你们处在关键岗位,任务艰巨,责无旁贷! 3 谈银行收费项目 能不收的要尽量免收 有的银行收费项目消减了仍有20多项。

你们想想,一个企业去贷款,你设置那么多的收费项目,有几十项,名目繁多,还搞不太懂,而且收费项目中间的运作空间又大,许多收费又不规范。所以为什么从统计上看融资成本下降了,企业却老觉得没下降?因为他们的成本不仅是贷款利率,费的成本也算进去了。

你们研究一下,还有没有改的余地?有没有能够再减再并的?能不收的要尽量免收! 4 谈行政理念 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 我们的理念确实要变。今年,我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讲过一句话,我自己也没想到引起那么大的反响。

就是:“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 “大道至简”,有人理解成了老子的“无为”思想,其实不是,而是儒家思想。

所谓“大道”:“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简”呢?孔子说,要“居敬而行简”。我们公务人员心中要对民众有敬畏、对百姓有牵挂。

但在行动上,又要不扰民、不烦民。 孔子同时还说过,不能“居简而行简”,这就是说太“简”了也不行,过于简慢、怠慢,就没有法度了。

中国历史上凡是盛世,为政者大多采取的措施都是“行简”,烦民、扰民的少。因为要“行简”,一些利益可能会被触动,因而也就可能会遭到利益集团的抵制。

但我们今天要有这个理念和信念: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 5 谈中小银行 在成熟的基础上,能批就批,给社会一个积极信号 金融业要进一步发展,还是要靠改革。

改革中要让中小银行发展起来。 中小银行不可或缺啊!刚才我在工商银行问,为什么今年预计给中小企业的贷款增幅比去年减少了?他们说,今年下了很大力气,但是资金基数太大了。

这反过来也表明,服务小微企业要“两条腿走路”:既要靠大银行,还要靠中小银行。 所以要加快发展民营商业银行的脚步。

我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有关部门要加大指导力度,在成熟的基础上,能批就批,要给社会一个积极信号。

6 谈开发性金融 发挥开发性金融在稳增长、调结构中的重要作用 开发性金融要发挥国家战略支撑作用,要加大对国家战略和重点项目的支持力度,加快放贷进度,发挥开发性金融在稳增长、调结构中的重要作用。 开行、口行(进出口银行)和农发展行,要找准有效投资,棚户区改造及其配套基础设施,东西部铁路及其配套交通体系,水利工程及其配套设施。

所有“及其”后面的内容,都是我们要拓展的工作。光有干渠光有骨干工程没有支渠、没有毛细血管是不行的。

还应该加上信息基础设施。我们的信息基础设施在全世界算落后的,要加快这方面的建设,这本身也是扩大经济增长。

此外,还有加强国际产能合作,发展金融租赁,这些都需要政策性银行给予金融支持。 7 谈金融监管 监管也应该是服务,要有服务意识 我们强调要减、要放、要活,但同时要强化公平竞争的监管机制。

传统理念中只要一提监管,往往就是设置种种门槛。其实,监管也是一种服务,甚至,首先要是一种服务。

政府在监管过程中既要加大服务支持力度,又要防范金融风险,特别是要坚决遏制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现在存在的问题是,有些监管根本没不必要,但有些监管,还是空白。

4.金融如何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推动利率市场化 推行存款保险制度 放宽金融机构准入门槛

编者按:日前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指出,要做好新时期的金融工作,必须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牢牢把握发展实体经济这一坚实基础,从多方面采取措施,确保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有效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坚决抑制社会资本脱实向虚、以钱炒钱,防止虚拟经济过度自我循环和膨胀,防止出现产业空心化现象。

深化金融改革,推动利率市场化

“从美国金融危机的教训来看,作为金融产品,它的功能越复杂,衍生的层次越多,经常会导致两个问题,第一是内在的风险性越大,第二是偏离实体经济的距离会更远。”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说。因此,要保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就要防止金融业出现创新过度而形成自弹自唱的情况。

“要让金融有效地服务中国的实体经济,当务之急是深化金融改革,一是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二是降低金融机构的准入门槛,进一步开放市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魏加宁说,当前存在的房地产泡沫、地方融资平台问题、民间借贷问题,实际上都和利率没有市场化有很大的关系。

去年以来,部分地区出现高利贷泛滥。去年上半年,温州市贷款平均利率达到25%,而企业的资本利润率往往只有5%—6%。专家分析认为,民间借贷蔓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一轮货币政策调控中,一方面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一方面又压低利率,存款负利率导致价值扭曲,资源配置出现问题。因此,当前应加快利率市场化的步伐。

“只有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银行等金融机构才能把资金配置到最需要、效益最好、最有发展前景的企业上来,而只有通过利率市场化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郑新立说。

当然,利率市场化现在还有一些障碍,比如银行业公司治理还不太行。“就像我们让一个人学游泳,总是在澡盆里学,不让他呛水,他始终是很难学会游泳的。”郭田勇说,“如果现在利率市场化条件还不完全成熟,那么可以先采取一些措施,把银行的利差水平先降下来,逐步推进。”

推行存款保险制度,让金融机构能优胜劣汰

日前央行行长周小川提出,我国将择机推出存款保险制度。郑新立认为,现在我国推行存款保险制度的时机已经成熟。当前要通过兴办各类存款保险公司,用市场机制来化解金融风险。“我们除了用行政手段,通过监管来化解风险,还要通过市场机制,走保险的路子。”他说。

魏加宁说,我国金融业存在一个不好的倾向,不仅大的金融机构不能退出,一些小的金融机构出了问题也不能退出。金融机构只有生没有死是最大的系统性风险。没有存款保险制度,我国金融机构就无法退出,退出去之后会导致社会不稳定,因此一定要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郭田勇认为,如果没有存款保险制度,利率市场化、金融机构准入门槛降低以后会出现问题,所以我们通过存款保险制度来保护金融投资者的利益,这对银行业的稳健经营也很重要。

据介绍,目前推行存款保险制度有一个障碍:大银行和小银行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并不相同。国内几家大型国有银行通常认为不存在破产倒闭的可能性,所以存款保险容易增加成本,好像是从他们兜里掏钱保护这些中小银行,所以他们并不积极。

支持小企业发展,需大力发展社区金融机构

郑新立认为,当前我国金融改革方面,很重要一点是放宽市场准入,允许民间资金设立各类股份制的小型金融机构。这就可以使民间借贷浮出水面。通过加强竞争,一些地方的高利贷现象就会自然消失,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由此可以大为改善。

我国在工业、农业领域基本上形成了国有、民营、外资经济都非常活跃的局面,但在金融领域民间资金的进入还不是很顺畅。“民营经济进入金融领域,兴办各类股份制、区域型的小型金融机构,包括贷款公司、村镇银行和资金互助社等等,将是未来几年中国金融领域改革最有特色的事情。”郑新立说。

“我们一直在讲要扶持中小企业,但我们连一家扶持中小企业的政策性银行都没有。”魏加宁说。在日本有两家专门为中小企业贷款的公户,我国也应该至少有一两家专门为中小企业贷款的政策性银行。他认为,政府要分清市场和政府的责任,政府工作的重点应该是办好政策性银行,一部分国有资本可以从商业银行中退出来,集中力量办政策性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张健华认为,国际上的小企业融资也不都是靠银行的,小企业融资来源很多,高科技企业很多是靠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创始人的自我积累以及民间借贷。只有当小企业有了一定的现金流,才会有银行信贷进入。因为他认为,支持小企业发展,并不能靠现行的银行体系,而是要大力发展社区金融机构。

金融工作转实体经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2015-2017 VC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